十六岁的花季

十六岁的花季
我承认我是一个时而感性的人,时过20年,我依然记得16岁时的那首诗: 在陌生的城市里醒来 唇间仍留着你的名字 爱人我已离你千万里 我也知道 十六岁的花季只开一次 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洁白 在意那一切被赞美的 被宠爱与抚慰的情怀 在意那金色的梦幻的网 替我挡住异域的风霜 爱原来是一种酒 饮了就化作思念 而在陌生的城市里 我夜夜举杯 遥向着十六岁的那一年

短歌行

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以下为解释: 面对美酒应该高歌,人生短促...

一棵开花的树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我遇见你, 在你最美丽的时候, 为这, 我已在佛前祈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到开满了鲜花, 朵朵都是前边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走过时, 在你身后落下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时光九篇 席慕容 之一

时光九篇 席慕容 之一
卷一 诗的成因 穿过种满了新茶与相思的 山径之后 我知道 前路将经由芒草萋萋的坡壁 直向峰顶 就像我知道 生命必须由丰美走向凋零 诗的成因 整个上午 我都用在 努力调整步伐好进入行列 (却并没有人察觉我的加入) 整个下午 我又要为 寻找原来的自己而走出人群 (也没有人在意我的背叛) 为了争得那些终必要丢弃的 我付出了 整整的一日啊 整整的一生 日落之后 我才开始 不断地回想 回想在所有溪流旁...